南管音樂篇
2010年度南管音樂活動觀察與評介
文/林珀姬

前言

2010年臺灣傳統音樂年鑑--「南管系統音樂篇」,在臺灣民間音樂中,其範圍是指廣義的南管音樂,應該包括(一)一般人所認知的南管,即有「絃管」之稱的南管音樂,也包括(二)民間「俗唱」的歌館--「太平歌館」、(三)「交加館」;以及(四)陣頭音樂中,有車鼓陣與交加陣音樂
1;戲曲方面有七子戲、交加戲(民間慣稱「南管戲」)、南管布袋戲音樂等。但本年度個人負責部分以南管音樂館閣活動(包含太平歌館、交加館)、七子戲活動等部分。

壹、本年度田野調查與觀察

一、館閣活動記錄

(一)南管館閣活動

這一年的田野調查重點放在去年尚未實地前往拜訪的館閣,主要是台東地區與澎湖地區。當然中北部地區,因為地緣關係,利用平日可以就近觀察,因此有較詳實的記錄,同時會著重觀察南管館閣生態環境的變化與樂人之間互動的關係。南部地區的館閣在過去的十年,有較多機會持續拜訪與觀察,加上本年度時間有限,所以未實地做田野調查,僅收集相關資訊,予以報導。

左二是台東文化處表演藝術科的承辦人—鍾勝雄先生
1.台東地區閩南音樂聚英社
這是台東地區唯一的南管館閣,成立於民國36年(1947),早期附屬於台東市中華路一段222號天后宮,現則館址設在台東市博愛路42號老人會館2樓。先後曾延請鹿港施羊、台南陳田、屏東陳榮茂、台北劉讚格等樂師傳授南樂。目前理事長為謝旭日先生,該館鼎盛時期,曾於民國76年(1987)2月26、27日,主辦「中華民國南樂協會演奏大會」,假省立台東社教館舉行,參加演出社團有:基隆市閩南第一樂團、台北市閩南樂府、高雄縣梓官聚雲社、台南市南聲社,暨全省諸絃友參與演出,人數一百六十多位,盛況空前。筆者約有近十年未前往該館訪問,本年度6月前往,發現多位老樂人凋零之後,盛況不再,幸有一位小學教師--黃嘉如熱心參與,勉強維持活動,因為館員人數不多,經費不足,無法聘請西部的老師前往教學,多賴老樂人自行指導,再輔以黃嘉如老師西樂的教學方式練習,傳承上有些困難,樂器的操作,唱曲的運腔,都有相當程度的問題。因此,藉機會與台東文化局協調,請派員前往訪問,予以補助與輔導,多提供演出的機會;另也請黃嘉如老師可以就近到台南請教振聲社熱心的蔡芬得社長,之後亦經常藉網路互通訊息,或回答相關的南管音樂知識,提供相關學習管道等等……,但是,接下來的半年,卻看到閩南音樂聚英社漂亮的成績,包括舉辦南樂知能研習營,以及多次的演出活動,這些活動訊息都是黃老師提供,因此,看到奄奄一息的老館閣再次充滿生機,可算是今年筆者最大的收穫,感覺還蠻欣慰的。


澎湖縣西瀛堂南管文化藝術推廣研究活動
2.澎湖地區
2005-2008年筆者在澎湖地區做田野調查時,當地還有三個館閣活動,老館閣有集慶堂,新館閣有西瀛堂與南榮社。今年五月前往時,集慶堂的活動幾乎停擺,雖然也在去年重選過理事長,但新的理事長卻無心在南樂傳承上,舊理事長蔡明紅就覺得很沮喪。西瀛堂在馬公高中蘇菁萍老師的帶領下,又有澎湖文化局的支持,傳承的情況較佳。不過,缺乏師資,仍是一個嚴重問題。往年,只要筆者到了澎湖,通常都會花一些時間給西瀛堂進行一些教學活動,今年仍然如此,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蘇老師在馬公高中成立了南管社團,利用團體活動時間進行南管傳習工作,所以,當筆者帶領北藝大傳音系學生前往做「藝術新鮮人的表演活動時,不少同學在表演之後,要求傳音系南管組學生為他們指導樂器的操作等等,在這裡,我們看到了南管音樂傳承的希望。而南榮堂自陳保利老師過世後,也是群龍無首,加上此館館員以中年婦女佔有較大比例,這些人同時也是社區鑼鼓隊的隊員,鑼鼓隊的出陣活動在澎湖地區相當活絡,大部分的人都參與了鑼鼓隊,所以,南榮社的南管傳習活動就無疾而終。南樂在澎湖曾經是主流音樂,早期許多館先生都來自澎湖,如陳天助先生,以及在北藝大傳音系任教期間過世的張再隱先生等等,但現在卻極度缺乏師資,西瀛堂的學習活動常是蘇菁萍老師透過錄音帶學習、聽寫、記譜等方式,來輔助教學,但是,這並不是正常的學習管道,所以,思考如何解決偏遠地區的師資問題,可能是未來應積極努力,設法改善的一個目標。

3. 北部地區

1-03
(1)基隆市
隸屬台灣最北端的基隆市,尚有一老館閣--閩南第一樂團,此團體係同鄉會性質,由泉州原鄉聚落人員組成,此樂團為基隆三大角頭之一,團員曾有一千多人的輝煌紀錄,保留許多樂器,樂團編制內包含南管、北管、什音三組,各組團員以每三月為一循環,每次輪到的三個月之初一、十五(農曆)晚上七點,各組人馬就會依序輪流到鄰近第一樂團活動中心旁的檺林宮(早年由團員募款興建而成),進行排場活動祭典,與廟宇關係密切。而南管組每年另有春秋二季(農曆3月25日、8月24日)祭典排場。閩南第一樂團的南管團的成員年齡偏高,都在60-80歲之間,本屆新負責人呂光輝為澎湖人,屬中青代,約50歲左右。他們已多年沒有請館先生傳習活動,都是例行的宮廟整絃,主要演唱的曲目,是從歷年來的館先生蔡秀鳳、吳昆仁、蔡添木、吳淑珍等人教館時所學,曲目不多,平日也不練習,但每年農曆8月23日配合廟會活動,固定有踩街與整絃活動。

該團也是北部地區唯一被當地政府登錄的南管團體--2008年為基隆市登錄之文化資產保存團體。所以,從去年開始,有了政府補助款,提供聘請外地師資來做傳習活動,去年聘請沙鹿吳素霞老師傳習,今年聘請嘉義蔡清源老師傳習,
於是,老館閣又有了生機。

(2)台北縣市
台北縣市內的館閣不少,首先看看專業的演出團體,有漢唐樂府、心心樂坊、江之翠南管樂府。

漢唐樂府
以今年的演出活動看,漢唐樂府是把演出活動重心往大陸移,除了國際性的演出,大部分都在大陸地區,反觀台灣本地的演出則較少,但承續去年的大型演出—「教坊記
,今年延伸出版了《田都元帥》繪本+動畫+數位梨園教坊+教學手冊,結合了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由遠流出版公司企畫統籌,這樣的出版,為南管與梨園樂舞音樂開了結合多媒體數位化的先鋒。

心心樂坊
心心樂坊今年的大作是《羽》,由法國德裔導演盧卡斯․漢柏斯(Lukas Hemleb)與心心南管樂坊合作,以牛郎織女的七夕傳說為故事基礎,探討人神關係的後現代議題。將場景設定在台北的婚紗店,試圖從中國古老神話提出當代觀點,探討當代人類面對文明與自然的失衡,何以自處之議題,也是南管現代歌劇之製作。跨界合作演出,是王心心老師今年的主軸路線,與國樂團的合作或與鋼琴家的合作,只要能為南管音樂在現代社會中找尋生機,任何可能都值得嘗試。除了跨界的演出,也有搭配純南管音樂的演奏,如以《記相逢》為題的這場音樂會設計上,前半場演出指套《記相逢》、大譜《八駿馬》,另外的半場以南管唱腔演唱李清照的詞作《聲聲慢》,作為「詩詞南管系列」第三部作品;在南管音樂獨有的定、靜、慢旋律配合下,整場音樂會串聯成纏綿有情的南管樂詩。上半場,王心心展現其「坐遍五張金交椅」的音樂全才
2, 在南管指套《記相逢》的二、三、四節唱功表現外3, 首度以《八駿馬》展現她在二弦樂器上摹擬駿馬,或瀟灑,或奔騰的指上功力;下半場則以李清照知名文學作品《聲聲慢》做為破題。王心心嘗試以南管曲牌編創,改編五首李清照的早、中、晚期作品,並選擇其中特具疊字特色的詞,來表現李清照特有的感傷情調,以其個人幽婉的唱腔。此場音樂會可以看出王心心在唱奏與創作的功力上,確有獨到之處。

另一場跨界演出是《時空情人音樂會-舒曼與南管的邂逅》,因為今年適逢舒曼誕辰200週年,藝術節特別結合文學、音樂和劇場元素,製作世界首見跨界演出《時空情人音樂會-舒曼與南管的邂逅》。旅歐音樂家簡文彬鋼琴演奏,與德國男高音提爾曼˙利希第重現舒曼十六首聲樂組曲《詩人之戀》,加上王心心以南音低吟、《葬花吟》李商隱等催淚詩詞,在劇場導演魏瑛娟執導下,再現千古相思的浪漫纏綿,也是相當精采的一場音樂會。這也是為什麼在台灣藝文界,只要提到南管,就想到王心心之故。今年,心心樂坊交出了漂亮的成績,不論如何,王心心的南音素養與她在台灣為南音所做的努力,都應該為她喝采。

江之翠南管樂府
江之翠南管樂府的《朱文走鬼》曾於2007年獲得台新藝術獎,今年則延續舊作《朱文走鬼》從能劇與南管梨園戲結合的劇場演出型態,很可惜的事,原來的當家花旦林雅嵐因博士班課業繁重,離開了劇場,接班的旦腳在做工與唱工上,當然還有尚須琢磨之處。而在傳統音樂方面,將指套成套的演出,從《一紙相思》到《自來生長》可看到江之翠團員音樂功力的成長,器樂的演奏,音樂日趨成熟,但在南管散曲的演唱唱腔的行腔轉韻則還有待琢磨,不過,每場演出表現可點,已有相當專業的水準。

相對於前二專業團,江之翠雖走實驗劇場路線,但卻把傳統放在前端,積極吸收傳統的南管合樂與梨園演出方式,又不斷與世界著名的劇界人物合作,找尋現代化的傳統,三個團都各自走出不同的風格路線,這也是南管音樂發展現代化必經之路。

除了三個專業團體,台北地區傳統館閣還有閩南樂府、華聲南樂社、詠吟南樂社、和鳴南樂社、中華絃管樂團、咸和樂團、東寧樂府、奉天宮南樂社、有記樂府、永和南樂社、集美郎君樂府。

咸和樂團與有記樂府
這些館閣中,有記樂府,實際上只提供場地讓台北地區的絃友活動,咸和樂團與有記樂府等於是一體的兩面,咸和樂團的負責人--辛晚教教授夫婦,這兩年來已較少參與活動。有記茶行的南管活動,主要是以洪廷昇與林秀華為主,帶領老絃友一起參與活動,但此地配合地方區公所與文史工作室,常有遊客來此認識大稻埕茶葉文化,兼配有導覽員解說,所以不僅是國內遊客,也常有外國遊客坐下來享受一二小時古樂演奏、古意盎然的悠閒。

東寧樂府
由施瑞樓主持的東寧樂府,因屬於補習班方式教學,平日不與其他館閣交流,演出活動亦常夾雜詩詞吟唱活動,其演出活動相當多元,也很活躍。

奉天宮南樂社
奉天宮南樂社不像一般的館閣,以教唱卓聖翔創作新曲為主,奉天宮是此團的經費支持者,今年開始不再支薪給卓聖翔,但仍提供圖書館場地給予傳習團練,不過在奉天宮南樂社舉辦兩岸活動上卻相當支持,近幾年奉天宮南樂社常舉辦兩岸交流活動。卓聖翔也以《陳三五娘》交響曲中南管音樂的創作,於本年度—2010年,獲得大陸方面的牡丹獎,受到大陸官方的肯定。《陳三五娘》交響曲為知名作曲家何占豪的作品,他認為要創作一部具有福建南音色彩的作品,最好是普遍流傳於閩南地區的故事,於是選定《陳三五娘》戲曲為題材,由卓聖翔重新譜曲,再由何占豪藉此作曲。

本年度年11月6日,於廈門市舉行的「2010年南音藝術傳承與創新座談會
上,現場有許多學者針對此作品--《陳三五娘》南音交響曲,進行討論,對於南音傳承的看法頗為一致,認為應該以原樣進行傳承,而非加工改變才是正途;而針對《陳三五娘》交響曲的創作與演出,一般肯定何占豪的作品,也認為該型態的創新是讓福建南音走出去的途徑,但對於語言處理,則有不同看法,原作讓三位主要角色以閩南語演唱,而合唱團則以普通話演唱。大陸有一派的學者認為要使作品普及,應當都使用普通話,另一派則認為都應該使用閩南話,就好像歐洲的歌劇,傳播到世界各地,仍然使用原創國的語言,才能表現道地的風格。樂隊編制方面,原作演出採西樂交響樂團編制,並以北琶的表現力較佳為由,用一把國樂琵琶,替代南管琵琶在樂團中獨奏,泉州的音樂工作者認為應該可以根據音樂或情節需要運用傳統樂器(南管琵琶)。此交響曲的主要演唱者為高甲戲班演員,當然演唱風格缺乏南音特色,如果以有南音底子的演員飾演,應該更理想。由此座談會可知,一般對於傳統音樂還是肯定要原樣傳承,所以大陸的音樂工作者與學者,也認為此劇非南音,只是以南音故事為題材的創作不必與傳統南音混淆或掛鈎,因為陳三五娘的故事是閩南地區劇種的重要劇目。

另一方面與卓聖翔搭檔的林素梅轉往大陸發展,受到大陸地區民眾的愛戴,稱其為「南音界才女
,她在閩南地區主持福建南音網,相當成功又受歡迎。雖然奉天宮南樂社不常與台灣南管界交流,不過演出活動仍然不少,台灣絃友不甚了解,但其演出訊息卻經常出現在對岸的福建南音網上,演出仍然以創作曲為主。

這幾年卓聖翔的創作越來越廣,早期在新加坡與丁馬成的合作,這些作品不為台灣絃友接受,所以未能在台灣南管文化圈被傳唱。去年卓聖翔為了使只聽懂京腔(台灣稱「國語
)的北方人欣賞南音,也創作了一系列京腔(國語)版演唱曲目並錄製CD出版,受到北京學者的重視。今年他則以台灣本土化為主,與苗栗通霄的陳麗華老師合作,將陳麗華老師的詩作譜曲演出並一場以「南樂雅音三代師生情,管弦彈奏鄉土四季景 4為副題,《鄉土薪傳創作教唱宣導音樂會—懷秋》為主標的創作音樂會,於12月26日下午2點半,在苗栗縣通霄鎮演藝廳演出。音樂會演唱曲目有〈吃葱嫁好尪〉、〈紅花報喜〉、〈母子情〉、〈娶過門〉、〈等君回航〉、〈花海人生〉、〈懷秋〉等十六首歌詩集譜成的鄉土風情南管作品;並由松山奉天宫南樂社師生共同演譯。據悉這輯鄉土詩歌集南管作品《懷秋》DVD將於2011年初問世,這是卓聖翔繼《唐詩宋詞南管唱》系列南音有聲作品後的又一力作。台灣話與泉州話接近,所以本土化的創作,可能較容易引起台灣人的共鳴,至於國語版的南管唱,在語言與音樂的配合上的確較不貼切,所以,國語版的南管唱,台灣還是不能普及。

和鳴團慶整絃後 雅正齋與和鳴團員合影
閩南樂府
以傳統館閣來看,閩南樂府是台北地區館閣的龍頭老大,台北地區各館的老絃友幾乎出身於此館,今年閩南樂府在館閣運作上有了些許改變,一些多年不在館閣活動的舊館員,積極回流參與活動,甚至有更積極的作法,從原有星期六晚上的拍館活動,爭取到星期天下午以後的拍館或館員練習活動時間,於是原來散於各館的舊館員,如和鳴的江膜堅、華聲的江淑貞與陳麗華、中華絃管的林為禎、集美郎君樂府的吳火煌等等人,這批年齡約在五十歲上下的中堅份子,都回到了閩南樂府一起合樂,甚至老曲腳林卿、李麗紅也回到閩南樂府活動,一掃過去冷清的場面;同時大家也為明年閩南樂府成立五十週年,積極籌備整絃活動做準備工作。

和鳴南樂社
和鳴南樂社走出去年陳梅女士過世的陰霾,現任團長王玫仁積極推展團務,
每週一晚上是教學時間,新成員雖然不多,但卻努力學習。陳梅忌日當天,邀請台北樂人參與唱奏;團慶時更邀請了鹿港雅正齋北上交流,參與的絃友,盛況空前,是台北二十年來所未見。

華聲南樂社
華聲南樂社因為沒有固定屬於自己的館社,沒有拍館活動,雖然傳習活動甚多,主要以租借場所--士林公民會館為主,每週一、三、日進行傳習,團員分級上課,百歲老樂人蔡添木先生常不辭勞苦,遠從汐止坐車來參與華聲社學員的練習活動,其精神令人感佩。近二十年來,華聲南樂社每月隔週在孔廟的演出活動未曾中斷,即使是兩位老師都已過世,團員的向心力很強,也努力將南樂的傳承活動延續下去,同時也積極參與各界的活動。是目前台北地區團員最多的社團,持續參與練習的約三十多人,如果加上平日較少參與活動的人員,則有四十多人。

詠吟南樂社
詠吟南樂社班底來自華聲與和鳴社,是個寄情山水吟詠奏樂的團體,利用假日在山林之間唱奏,少從事民間的演出活動。

中華絃管樂團
中華絃管樂團除了固定的團練外,台北故事館的演出今年已經取消,但團長莊國章老師與幾位團員積極推動校園傳習活動--新店雙城國小的南管傳習,歲末的南管音樂會也秀出了亮麗的成績。

永和南樂社
位於永和的永和南樂社,因為理事以及縣議員不再支持,目前也只剩由里長伯陳宗碑帶領館員在每週一、三、五,自行練習的活動,演出的活動因無人贊助、經費短缺而掛零。

集美郎君樂府
位於三重的集美郎君樂府由吳火煌老師主持,其創立肇始於1997年台北市大龍峒保安宮所開設的南管教學班,該班在吳火煌退出保安宮的教學活動後,於2001年7月,在台北縣三重市集美街自家,正式成立,並立案定名「集美郎君樂府
。其運作模式採生活化、休閒化的方式。期望傳統優雅的洞管音樂,在現代社會的洪流中仍能紮根、生存。因此,除了平常練習注意休閒化、人性化外,每有對外活動,也不忘搭配休閒活動。練習時,為求經濟效益,採分級式練習,將成員依能力及居住地域分成兩組,每組所練習的曲目不同。吳火煌,國小老師退休,受過國樂的訓練,也收藏極多南管老唱片,他以「類語言教學方式,「先聽後說的理念,著重於「聽學;不管任何樂曲,在練習(唱)之前,都會給學生聆聽前輩的錄音資料,從中感受”洞管音樂”特有的風貌,並藉錄音資料學習參考。這是不同於傳統館閣館先生「嘴唸傳習的教學,可能也是現代社會中,傳承的另一生機。

另外,在台北固定場合,如星期五和鳴南樂社拍館活動,星期六下午有記名茶店二樓的南管活動,星期六晚上與星期日下午閩南樂府的拍館活動,常可看到同一批台北絃友熟面孔出現,大概也可看出北部地區的絃友人口有多少了。

(3)新竹市

青玉齋南樂社
就筆者所見,新竹市的館閣活動今年幾乎是零活動,唯獨由李國俊教授指導的中央大學社團--青玉齋,倒是還能維持零星活動,青玉齋南樂社為中央大學中文系學生的課餘活動團體,成立已屆18年,期間因舊生畢業,新生加入,數度人員走馬變遷,所幸未曾中斷練習活動,新舊生從學士、碩士、博士,乃至留校任教者,皆能長期持續操練,前兩年又加入台北市街頭藝人行列,實為成立以來一大盛事。另外,周玉佳先生指導的長和南樂社與麻園南樂社,目前都已停擺。零星的一些老樂人偶而會在新竹公園內吹拉彈唱,所唱曲目則包含所有廣義的南管。

4.中部地區
大台中地區主要館閣有清水清雅樂府、沙鹿合和藝苑、中瀛南樂社、樂成宮南樂社。

清雅樂府
清雅樂府在老館東黃金發過世後,有一段時間不再參與各界的交流活動,今年少團長黃金之女--黃珠玲開始積極策劃各種演出活動,邀請絃友參與,秋祭整絃參與的人數亦不少。

合和藝苑
沙鹿合和藝苑為台中縣的扶植團隊,演出活動相當頻繁,吳素霞老師又兼教七子戲,七子戲後場人員亦來自合和藝苑,吳素霞老師表示「合和
二字就是希望南樂團員都要有和諧的關係,音樂才能表現出來。所以這是筆者在台灣所看到最為和諧的一個南管社團,團員相心力強,皆以吳素霞老師為中心,是一個相當好的館閣典範。彰化地區因為是南北管的發展重鎮,各館閣亦能分配到較多政府資源,所以南管音樂在此地,是較活絡的音樂。

中瀛南樂社與樂成宮南樂社
中瀛南樂社原在樂成宮活動,卻因為廟方與陳枝財老師理念不和,陳枝財夫婦不再參與樂成宮的演出活動,因而此館一分為二,留在樂成宮的團員自成立為樂成宮南樂社,中瀛南樂社部分團員則回到陳枝財夫婦家中練習,陳枝財夫婦積極的拓展中部各地的傳習活動,除了台中孔廟有南管研習,也在南投縣草屯鎮靠近中興新村的虎山路活動中心傳習南管音樂,一年來也有漂亮的成績展現。

彰化南北戲曲館南管實驗團、南管研習班與鹿港雅正齋、聚英社、遏雲齋
由於彰化文化局以南北管音樂與戲曲為發展重點,因此彰化縣市的館閣不管是老館或新館都有較多的資源與演出空間,許多新興的館閣成立,年輕人的傳習較具時代性,也顯出與老館不同風格,所以中部地區可以說是台灣南管音樂活動最活絡的地方,不管是與宮廟結合,或是學校校園巡迴演出或推廣,這是全台南管音樂演出活動最多地方;不過館閣雖多,各館與彰化南北音樂戲曲館實驗樂團、研習班等,人員的重疊性也高,這是值得注意。各種演出活動因為有文化局的補助,使得各館閣成員參與的意願也相對提高。

葉勝祈在北辰國小的教學 葉勝祈在北辰國小的教學
鹿港的三個老館閣雅正齋、聚英社、遏雲齋,都已被登錄為彰化縣的無形文化資產,因此,不管是傳習或演出活動,都相當積極,如火如荼地進行。但相對地,老樂人持續凋零,進行傳承的工作者年齡層下降至六七年級生,這個傳承會不會有問題,似乎值得觀察。永樂社以林秋菊為主,此館成員有時與遏雲齋重疊,但因年齡層較年輕,教學方式與傳統老樂人不同,吸引鹿港的教師階層與小學生參與,也有不錯的成績,不過,因為不是被登錄之團體,當然,無法享受到老館閣的資源,也讓這個較年輕的館閣覺得努力不見得有人看見而有些洩氣。

北港集斌社與北辰國小
北港也曾經是重要的南管音樂發展地,但近二十年來,無太多的突破,今年到北港訪問重新復館的集斌社,可惜恰巧碰到他們的休息日,無緣與他們面談,但也因此有幸參觀了集斌社在北港北辰國小南管傳習,看到了集斌社社長葉勝祈及其夫人,與集斌社團員的熱情與積極傳承的心意,在小學生臉上也看到南管音樂傳承的希望。

集斌社創立於乾隆十一年(1746),以朝天宮為社址。集斌社曾分出集英社(1930);武城閣則旁出南華閣(1941)和集賢社(1952),但因南管逐漸沒落,後繼無人,只剩集斌社和武城閣。公元1981年集斌社參加媽祖遶境時,因人手不足,便決定與武城閣合併成一隊參加遶境,後來武城閣亦因人手不足,參加媽祖遶境時,須向笨港媽祖文教基金會的南管社借調人手。目前集斌社又重新振興,借用新街里的活動中心聚會練習,也常應邀出陣演出。2008年,以『笨港集斌社』,正式向雲林縣文化局申請業餘演藝單位設立,得到府文表演餘樂證字第035號登記,今年的社長為葉勝祈,他本身也是武館出身,經營獅隊、龍隊等陣頭。

汾雅齋
汾雅齋應該說是從集斌社分出的團體,以王淑珍為主,他們聘請嘉義蔡清源老師來教學,通常是教了一些曲目,教學活動就停止,由王淑珍與蘇正義等人帶領團員練習直至熟練為止,才可能再聘請老師傳習,傳習經費不足,這也是一般館閣的問題,如果沒有廟宇或企業當靠山,館閣傳承就會出現問題。

鳳聲閣民俗樂團
嘉義地區由蔡清源主持的鳳聲閣民俗樂團,雖然登記了社團,但團員僅三四人,每次的演出活動都需要其他館如汾雅齋的支援,才得以順利演出,今年鳳聲閣除參加館閣整絃活動外,並未見到有其他演出活動。

5. 南部地區

(1)台南縣

台南縣廟宇多,配合廟會活動開館、謝館的子弟館閣也不少,但大多屬於歌館類館閣,目前所訪問的兩個館閣--海寮清和社與後壁的龍御社,原都應屬於歌館類,但他們都自稱是南管,海寮清和社與台南南聲社關係密切,張鴻明與蘇榮發老師均曾在此教館,早期他們只學唱曲,沒有指套的器樂演奏,去年此館被台南縣政府登錄為文化資產保存團體,政府撥下經費,他們聘請蘇榮發老師前去教學,開始學習指套與大譜,但是,還是受到從前開館、謝館的舊習影響,廟會活動結束了,教學活動也就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在老館員的帶領之下自行練習。

後壁的龍御社,至今是口傳,林炎燈夫婦從他們祖先口傳下來的南管,同樣還是靠口傳教學,他們的譜只有歌詞,也有許多大曲,與其他的太平歌館唱法上有一些不同,筆者造訪時,林炎燈先生一直希望筆者能教他看工尺譜,但是,如果他學會了工尺譜,他的音樂可能也就改變了,所以個人建議,他還是保留原樣最好。

(2)台南市

台南市目前尚有活動的館閣是南聲社、振聲社、和聲社。

南聲社
成立於民國4年(西元1915年)南聲社,是台灣最具世界級知名度的老館閣,至今仍保有傳統館閣唱奏習慣與技術,今年八月文建會補助台南市文化觀光處,進行樂師張鴻明與南聲社技術保存紀錄與數位化典藏計畫,這是南聲社的引以為傲的殊榮,不過,筆者觀察到,這一二年來,南聲社體質有了些微變化,一些往年常見的老樂人,都不再出現於館閣活動中,這是值得持續注意的問題,另一個問題是張鴻明老師從南聲社館先生退休後,南聲社已有新任館先生張柏仲,而今年張鴻明老師被登錄為台灣南管的「人間國寶
後,傳藝工作放在南聲社,藝生的選擇,以及一個館有兩個館先生?可能中間也有些許矛盾存在,環環相扣的諸多問題都需要再觀察。不過受到張鴻明老師「人間國寶光環影響,今年參與南聲社秋祭的絃友明顯大增,雖然只有一天的整絃活動,當天,大家都卯足了勁演唱,值得喝采。

和聲社
「慶安宮和聲社」位於台南松安社區內,可算是「南聲社」的分支,和聲社館東黃太郎也是南聲社老團員之一,曾多次與南聲社出國演奏,目前在社區內開班教授的南管,學生的年齡層從國小至6-70歲的長者皆有。去年由張鴻明先生負責傳習活動,且居住在館內(慶安宮樓上),但今年張老師已搬離此地。館東黃太郎會製作南管樂器,製作水準也相當高。

振聲社
1-07
台南振聲社至今約有180多年的歷史。在清朝年間台南府城郊商興盛,往來商旅以水仙宮為集散地,商人經商之餘在廟前廣場演奏、唸唱南管,自娛娛人,為庶民生活增添幾許雅韻,負責人亦從大陸聘請南管曲師教唱南管,因而組社。2000年,赤崁清音南樂社全體社員加入振聲社,於2000年10月2日重新向台南市政府登記,正式復社,承續清音不輟,更獲得2004年度台南市傑出演藝團隊傳統戲曲獎, 5並於2004年11月27日於台南大學雅音樓舉辦復社演出。又致力發揚南管古樂傳統,獲選2006年台南市優秀演藝團隊。振聲社就這樣老幹新枝的發展起來,多位教師出身的年輕館員,學習意願高,也能藉由系統的教學法從事推廣教學,館中除了張鴻明不固定教學外,有時另聘蔡清源不定期的指導,社長蔡芬得國中教師退休,將系統化的教學法引入南管,致力於南管音樂的教學,故今年度振聲社的招生活動報名相當踴躍,也顯示了南管音樂發展的另一生機。他全心致力於南管音樂的傳承,不僅遠赴台東指導台東聚英社,也將南管音樂種子播種到校園,今年還在台南市玉皇玉聖宮開了「南管研習班 ,所以,在10月24日孔廟音樂沙龍演出活動中,也帶領了玉皇玉聖宮「南管研習班學員一同參與演出,雖然採用合唱的方式來進行,不過六個月不到的時間這些學員已可以背唱多首曲目,成績斐然。另外在今年的雅音樓音樂會演出,也交出了漂亮的成績,這是一般傳統館閣做不到的。

(3)高雄縣市

高雄縣市現有館閣有右昌光安南樂社、大社廣益南樂社、岡山慧明南樂社、阿蓮薦善堂南樂社。

阿蓮薦善堂南樂社
老館閣阿蓮薦善堂南樂社附屬於廟宇薦善堂之廂房,館東陳乙金,卓聖翔曾在此教館,已經十多年來未再聘請老師教館,都是館員自行練習,成員年紀偏高,學習上有背譜的障礙,前幾年還經常參加南聲社的整絃大會,並帶來阿蓮的名產水果蕃石榴與棗子,使大家印象深刻,但最近兩年似乎都未參與整絃活動。

岡山慧明南樂社
岡山慧明南樂社是已故陳榮茂先生教的館,館員都非常懷念老師,但是在陳老師生前,他們卻因為經費短絀,積欠了老師的鐘點費,至今耿耿於懷,目前,他們也都是館員自行練習,但仍積極參加各地的整絃活動。

大社廣益南樂社
大社廣益南樂社的館址在高雄縣大社鄉清雲宮(祀神農大帝)之右廂會議室,該館是以太平歌館「集興軒」的班底改學洞管唱奏,館東為三奶村村長許丁春先生,「集興軒」與內門「和樂軒」是同門師兄弟館,在林先智老師教館時,開始改用洞管樂器,不過,唱奏無譜,口傳心授,但在唱法上卻相當質樸有韻味,根據蔡添木先生言,林先智眼睛瞎了,但唱曲非常好,戲班如果到高雄演出,禮貌上一定會去拜訪他,但是「集興軒」仍然有無師可教的痛苦,不得已之下,聘請陳榮茂先生教館,但去年陳老師過世,又面臨無師狀態,目前慧明南樂社與廣益南樂社,因為同門關係,相互扶持,支援學習。

陳榮茂為南部著名曲師陳清雲之子,在他的有生之年,所教過或有接觸的館甚多,可以說從嘉義以南一直到屏東、台東的太平歌館或洞館,都可見到其影響。

光安社全年慶典日期表
右昌光安南樂社
光安南樂社成立於民國16年,也是老館閣,社址位於高雄梓區右昌街元帥廟後花園中,現址係由元帥廟提供,房舍美觀、環境清雅,極適合絃樂活動發展。

現有社員約20人,除致力研習南管指、譜、曲外,館東洪進益對於南管樂器之修護製造也有很深的研究,所以樂器之修護製造亦為館員興趣之研習項目。該館與元帥廟關係良好,是傳統館閣與廟宇關係建立的典範,一年內與元帥廟關係良好的廟宇之神明聖誕會其他廟會活動,光安社都無條件配合。光安社與廟宇之間營造了一種自古以來與世無爭的傳統音樂關係,是生活化的音樂。

清水清雅樂府整絃大會  吹簫者為洪全瑞先生
(4)屏東縣市
屏東縣東港以東隆宮王船祭著名,位於東港的鎮海宮南樂社早期原為「南管小唱
就是東隆宮王船祭駕前的主要陣頭,以「噯仔」為主奏樂器,唱奏時也加鑼鼓;此館傳承也是無譜,屬口傳心授的館閣,館中保存「南管小唱的手抄本只有曲詩,但館中的老樂人所唱的曲子與洞管無異。大約十多年前開始聘請卓聖翔、蔡清源與來自泉州的傅妹妹等人先後教學,順利轉型成洞館。以後不再聘請長期的老師,有時商請南聲社陳燕朱前往教唱曲,多位女曲腳相當認真,館東為洪全瑞先生,是國際著名的輪船(包括模型)與廟宇建築設計師。

6.金門地區

離島的金門除了老館閣城隍廟南樂研究社,還有金門樂府、金沙南樂社、烈嶼群聲南樂社,城隍廟都是老館員自行傳唱,金門樂府、金沙南樂社有陳金潭老師回金門的教學,烈嶼群聲南樂社則聘請泉州樂人吳淑珍教學,筆者也已經有四五年未去拜訪,但今年的時間緊迫,無法成行訪問,希望明年有機會前往。

(二)太平歌館閣
大部分傳統的太平歌館活動都是因應廟會刈香活動而開館,如西港三年一次的刈香、神明繞境活動出陣時,港墘太平歌、公親寮太平歌、三五甲羊管走等,都是神明駕前重要的陣頭。一般它們只在廟會活動前三個月才開館,由地方有南管音樂素養的長老帶領子弟一起練習,活動結束,即謝館,故這類的子弟館閣本年度沒有紀錄,不過,有循例正常傳習或演出的館閣還有三個。

1.番仔路和樂軒
高雄縣內門番仔路和樂軒太平歌在農曆每月初一、十五在觀音亭紫竹寺還有以唱曲祀觀音的活動,但沒有傳習活動,館員以舊有館員及其子弟為主。每月初一、十五晚上,會從館社一路奏樂至廟前,然後坐下來演唱,演唱結束,再一路奏樂回館閣去。此館使用的樂器,在林先智—老智先教館的時代(約在民國50年代時),就已全部改以洞管樂器--簫、二絃、三絃、琵琶,而舊有的樂器則保存在紫竹寺中,比較可惜的是廟方並未做好保存管理的工作,只把它堆積在二樓的倉庫中。

此館演唱的曲韻相當質樸有力,非常好聽,但是在樂器調音上,常有音準不協的問題,這也是一般太平歌館的通病。此館的老館員鄭鉞堅先生
6還保存有老智先流傳下來的手抄本,約有百年歷史,曲目相當豐富。他們的曲簿記寫為「客簿」,鄭先生表示從他的祖父時代就一直使用「客簿」(閩南話音同),所以就一直沿用,至於是何因,則不得而知。

2.麻豆巷口太平歌--集英社
麻豆集英社原為太平歌陣,大約成立於大正7、8年(1918、1919),根據已故陳學禮所言,大約在昭和11年(1936)起,館員中李振堂、郭孟堂、陳學禮、李丁順等人,開始向麻豆地區的南管先生習曲,促使巷口太平歌陣「南管化
,不過樂器方面是雜用的,不似洞管的嚴格,並於民國67年才命名為「集英社,以陳學禮夫婦7為中心帶動館內學習。民國91年下半年開始,集英社自發性的傳承工作已展開,陳學禮夫婦過世後,由李金堂與郭武驥接手帶領館員傳習活動,目前每週一、三、五館員練習,也常出陣活動表演,但是在傳承上已改為看譜傳習,館中有數位曾經在南聲社學習過的人,會看工尺譜,他們把它譯成簡譜讓新學員學習,這是一項新的改變,樂器雜用依舊,國樂二胡亦為他們所喜歡運用的樂器。

3.苗栗後龍南管招聲團
苗栗後龍南管招聲團,以陳家兄弟為班底,他們自稱「南管
8團長陳景濤將二樓空間騰出供團員聚會練習之用。他自稱此南管技藝承襲自祖父的,已有百年以上的歷史,陳景濤為習藝第三代,自十多歲初次接觸南管轉眼已過了一甲子的歲月,更使他對南管的快速衰落有深刻的感觸︰「光復以後學徒曾增加到十幾個之多,但後來社會朝工商化發展,想靠南管養家活口根本不可能,大家為了打拼都放棄學藝,南管就這樣沒落、失傳。」

陳家保存了部分的手抄本,只有曲詞,沒有譜,曲目與南管洞館曲目相同,大部分是籠面曲,也有少數的大曲;手抄本保存情況不佳,許多都被槖蟲吃掉了,所以,館主陳景濤另抄寫了新的抄本,另有一般北管工尺譜記譜的絃仔譜,祭祀的樂神為八仙中的「漢鍾離
(亦稱鍾離權),9這是比較特殊的。

他們使用的樂器還保留原型態,以月琴、品仔、殼仔絃、大廣絃、大小鈔、銅鐘為主,並以品仔、月琴、二絃、提絃為「上四管」,加入「下四管」的四種敲擊樂器,就是所謂的「八音」,由於「品仔」音色高亢,演奏時以以一管奏所有管位,演奏必須熟黯各種管位移調演奏。

唱曲者以中年家庭主婦為主,看譜演唱,有時一人獨唱,有時二人齊唱,每個人兼習幾樣小樂器,不唱時可以加入演奏,平時常接受邀請到各地廟前唱曲,表演形式是曲、譜、曲、譜相間唱奏,避免唱曲者過累。這些絃仔譜大部分是南管戲曲常用的過場樂,也有少部分是北管的絃仔譜。使用的工尺譜是北管系統。

(三)交加館閣

「交加戲」為台灣民間的通俗劇種,七子戲沒落時,交加戲興起,有時七子戲班兼演交加戲,以後交加戲班也兼演歌子戲,但「交加調」是交加戲的主要唱腔,與南管同曲種,亦常套用南管散曲演唱,場面樂器除了南管戲樂器外,並加入北管鑼鼓樂器(所打鑼鼓點與北管鑼鼓點稍異,為歌子戲之鑼鼓點),造成「南唱北打」的格局,因此稱為「交加戲」。一些農村子弟班也學習交加調清唱,此館即稱為「交加館」,此類館閣有的也曾粉墨登場演出,有的則僅以清唱為主,這類館閣以台中縣、彰化縣沿海一帶居多,如后里鄉「錦上花」、「錦天樂」、「舞霓裳」,大安鄉「雅聲齋」、「南雅雲」,大甲鎮「錦樂珠」,線西「燦樂園」,伸港的萬興「錦樂社」皆是。目前訪問到此類館閣,只有彰化的「錦成閣」、伸港泉州厝的「新錦珠」。

北部地區近些年來,出現了一些以唱交加調或南管為主的職業陣頭,其成員大部來自中南部,多為「倒館」的館員或原來是交加戲班的老演員,從事此行業,但三重、新莊、陽明山平等里與社子地區,仍有少許摻雜交加調演唱的民間業餘團體。據田野調查發現,新竹地區早期是一般民間藝人所謂的「交加窟」,許多交加戲的教戲先生都來自新竹地區,目前此地雖無館閣活動,但在一些福佬人聚居的社區公園,還常可聽到這類的南管音樂。

二、傳統館閣的跨界演出活動

在跨界藝術型態表演流行的當頭,鹿港聚英社首次跨界的演出,是與舞蹈社的對話--女四部曲--當「舞蹈」遇上「南北管」,這種跨界的表演方式,老館閣較難做到,但是聚英社主事者其實都不老,所以能夠接受挑戰,不僅與舞蹈表演跨界演出,也可以與不同劇種的布袋戲一起演出。跨界不再是專業演出團體的專利,但成效如何?值得觀察。

三、南管(絃管)音樂大事記

(一)南管音樂國際性大型活動

南聲社陳燕朱與華聲社林珀姬的接唱--遠望鄉里
1. 第九屆泉州國際南音大會唱
去年(2009年9月30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屬下機構,公布76項「人類無形文化遺產代表名錄」,是南管界最重要的大事。此項公布之前後時間,泉廈方面有許多相關活動,並也辦理了多次大型兩岸交流演出活動。而今年延續去年的發燒熱度, 2月底至3月初(2/27-3/2),在元宵節前後,泉州市文化局配合首屆海峽兩岸閩南文化節,舉辦了一系列活動:大型文藝晚會、閩南文化論壇、泉州同鄉懇親大會、世界泉商大會暨世界泉州青年聯誼會成立大會、大型國際性的南音大會唱—第九屆泉州國際南音大會唱、海峽兩岸戲曲展演、泉州市第二屆南音演唱演奏電視大賽總決賽暨頒獎晚會等等活動。

台灣方面,邀請了台南南聲社、台北華聲社、台北咸和樂團、鹿港聚英社、金門浯江南樂研究社;還有港澳的南音團體、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日本、美國,以及泉州附近的眾多館閣團體參加。其中的第九屆泉州國際南音大會唱、海峽兩岸戲曲交流展演、元宵花燈展等文化活動,以其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群眾參與度高的特點,成為此次活動的一大特色。

根據大陸官方的說法:本屆南音大會唱在吸取以往活動經驗上,同時又安排了拜館演唱、南音踩街、普天共唱昇平曲等活動,總計有39個海內外南音團體,400多人齊聚泉州,正月十五海內外南音團體分為10組,分別前往指定地點,依照傳統程式展開兩輪的拜館演唱活動;正月十六,39個團體與5個民俗表演隊沿著府文廟—涂門街—新門街—南音藝苑廣場作500人大型的南音踩街表演。同時在梨園古典劇院上演「普天共唱昇平曲」南音代表作名錄曲目會唱,來自海內外的南音團體分別在南音藝苑、文化宮廣場、府文廟廣場搭臺參加廣場演唱活動。

此次活動中,個人不僅以學者身分參加兩岸的研討會,也帶領台北華聲南樂社團員、和鳴南樂社團員以及北藝大研究生參與此次拜館、整絃活動;在「普天共唱昇平曲」南音代表作名錄曲目會唱--這場大會唱中,噯仔指大合奏〈一身愛到我君鄉里〉,散曲唱〈遠望鄉里),煞譜大合奏為《梅花操》,台灣的團體均安排上台演奏,但是,因為天候關係,鹿港聚英社與咸和樂團尋小三通前往,受到大霧的影響,鹿港聚英社取消行程;咸和樂團折返台灣,另從基隆搭輪船前往,所以前兩天的活動都無法參與。個人以華聲南樂社身分參加〈遠望鄉里)的接力唱,台灣團體參與此接力唱活動的團體,只有台北華聲社與台南南聲社。

綜觀此次活動泉州文化局是卯足了全力辦此活動,只准成功,不許失敗,所以所有的活動看起來非常光鮮亮眼,招待十足周到,所有工作人員態度熱忱都值得鼓勵與肯定。

菲律賓長和郎君總社成立190週年慶典暨第三屆國際南音大會唱 菲律賓長和郎君總社成立190週年慶典暨第三屆國際南音大會唱
2. 菲律賓長和郎君總社成立190週年慶典暨第三屆國際南音大會唱

2月底至3月初,在泉州閩南文化節參加第九屆泉州國際南音大會唱時,菲律賓長和郎君總社就廣發邀請函懇賜墨寶,所以,大部分的團體在當時已有心理準備,不過可能是長和郎君總社作業疏忽,所以台灣的團體如咸和樂團與華聲南樂社雖然也寄贈墨寶,卻遲遲未接到邀請函。不過,此次大會唱,台灣參加的團體有台北閩南樂府、台北和鳴社、清水清雅樂府、鹿港聚英社、台南南聲社、台南和聲社。整體言之,此次的國際南音大會唱,雖然新加坡湘靈音樂社、新加坡傳統南樂社都參加了,倒是當地國風社與金蘭社並未參與,大陸方面來的團體甚多,在泉州大會唱時多已見過面。整體的演唱風格偏向泉州陰柔的演唱,坐唱是台灣南管的傳統,。其餘團體有立唱、自彈唱、表演唱、對唱、曲藝表演;各種方式讓人眼花撩亂,與台灣傳統的整絃活動相當不同,從現代的表演藝術看,它是成功的,視覺與聽覺的享受兼顧了。

成果匯演,南聲社演出
(二)「人間國寶」的「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南管戲曲類保存者林吳素霞女士、南管音樂類保存者張鴻明先生

自2008年起,文建會依據文資法進行文化資產保存、維護、傳承、推廣計畫,讓這些保存者╱保存團體獲得應有的尊崇及重視,指定「雞籠中元祭」為重要民俗;2009年,指定「歌仔戲-保存者廖瓊枝」等5項為「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及「西港刈香」為「重要民俗」。文建會在進行登錄指定個人及團體的同時,也擬具保存維護計畫,讓傳統藝術的保存者或保存團體負起技藝傳承之責任與使命。種種文化資產保存工作,除了希冀透過由政府的力量循序推動,更希望結合民間的資源共同努力,賦予文化資產新的生命力,使台灣的文資之美能夠世世代代傳承,與世界文化資產同步接軌。

而本年度指定「人間國寶」的「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以及「重要民俗」兩類「無形文化資產」,名單於6月28日出爐,並於7月31日在台中創意文化園區,為本屆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團體舉辦授證典禮。這是文建會繼2008年、2009年指定以來,第三度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發佈國家級無形文化資產的名單。其中南管戲曲類保存者為林吳素霞女士、南管音樂類保存者為南聲社張鴻明先生;這是南管界的大事,對南管音樂文化圈也造成極大的影響。

同時,本年度的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暨保存團體傳習計畫亦從9月開始執行,至12月15日為止;並於12月4、5日兩天在台中創意文化園區舉行成果匯演;南管音樂的保存者張鴻明與三位藝生,由南聲社館員搭配,於12月4日 下午演出。南管戲曲類林吳素霞的三位藝生則由合和藝苑搭配,於4日晚間演出。這其中也看到了一些問題,藝師的傳藝活動,究竟是以藝師為主?還是以團體為主?藝師選擇藝生是以什麼條件?文建會或文資處是否應該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御樂・本源--南管演唱會,廈門南音團林家花園演出
(三)兩岸交流活動

1.廈門南音團來台演出
板橋林家花園與廈門的林家花園締結姊妹園,去年派出江之翠樂團赴廈門訪問,今年則由台北縣政府邀請廈門南音團來台訪問,在板橋林家花園演出兩場,筆者有幸當這兩場音樂會的主持,得以就近請教廈門南音團,瞭解他們所知的廈門
南音發展狀況。

泉廈地區的民間館閣來台演出 泉廈地區的民間館閣來台演出
2.泉廈地區的民間館閣來台演出
由福建南音網主辦,奉天宮南樂團的林素梅可以說是其中的靈魂人物,這幾年她在大陸泉廈地方的發展,受到大陸南音界的肯定,在台灣又有奉天宮經費上予以補助。因此,由台北松山奉天宮與南京中山崑曲社聯合舉辦的《海峽兩岸崑曲南管交流演唱會》,11月28日在台北市政府親子劇場演出兩場,下午的一場主要以南音為主,內容相當豐富,來自閩南各地的民間南音館閣,以繽紛變化的各種方式演繹各地的南音與八音(或稱什音),打破了台灣人對南管音樂的某些迷思。

3. 澳門南音社臺灣交流代表團來臺訪問--至台南訪問南聲社與振聲社
陳明白向振聲社蔡芬得致送紀念品(選自澳門日報)

遠在九月份菲律賓長和的整絃大會唱時,澳門南音社就已宣告明年要舉辦大會唱,這次來台可能也想尋求台灣館閣的支持,而南聲社的名聲最響亮,所以,北部絃友並不知他們的到訪,筆者也是從網路得到的訊息--12月11日澳門南音社台灣交流代表團來台訪問。以下節錄自自澳門日報:

南音社台交流代表昨日抵台南,展四天交流行程,冀弘南音“人非物文化遺產代表作”,同深化鄉誼

以名
洪文、蔡榮燦、洪秀任名譽顧問明白、抱治任正、副團長的澳南音社交流活動團一行二十人,昨日下午由澳門國際機場發飛抵高雄,展開對台南、高雄等地的交流訪問。代表一行抵高雄機場時台南南長陳嬿朱等情迎接,後陪同代表赴台南,台南振社交流切磋。

,受到社社蔡芬得等迎,行了各自合、合的曲牌演奏、南音伴唱等藝術交流。方希望未來續保持密切聯繫一步推動閩澳同的交流合作。昨晚,台南市南社理事薛金文、藝術總監張鴻明以及柏仲、陳嬿朱等負責客人洗。宴後在道主社址行了南音的藝術交流切磋。

(四)官方主辦的南管音樂會

今年歲末,由國立臺灣傳統藝術總處籌備處臺灣音樂中心主辦,於12月26日〈日〉晚上7:00~9:00在臺北市民族西路187巷的十方樂集音樂劇場,舉辦一場「音韻久久代代相傳
南管音樂會,這是官方主辦的一場正式的南管音樂會,這類官方主辦的音樂會至少有十年未見,此次以曾獲薪傳獎的藝師以及所傳承的團體為邀請對象,以薪傳工作須「代代相傳,故演出以老、中、青三代分別演出,一場匯集老中青三代,由南至北南管館閣暨團體,展現薪傳的重要意義。

參與演出的民族藝術薪傳獎藝師,有百歲人瑞蔡添木以及南管戲藝師吳素霞,演出團體則有:華聲南樂社、中華絃管研究團、集美郎君樂府、江之翠南管樂府、雙城國小、青玉齋南樂社、合和藝苑、振聲社。演出曲目有:

出庭前、魚沉、懶繡停針、三更鼓、白雲飄渺、心頭悶憔憔、心頭傷悲、秀才先行、花玉蘭、綿搭絮、去秦邦、梧桐葉落、感謝公主、直入花園、梅花操等等,這是難得一見的免售票演出活動,對於南管傳承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

另一場與南管相關的音樂會是由台北市立國樂團主辦的《崑曲尬南北管》,也在歲末12月25日晚上在台北市中山堂光復廳演出,南管音樂只是這場音樂會中的一小部分,演出者仍以台北市立國樂團團員為主,台北市立國樂團的南管小集成立多年,自2002年起又加入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同仁,台北市立國樂團改為附設南管研習班。如果以南管研習班之名,著重在推廣教育,認識南管音樂,就可以不要背譜演奏,或情有可原,但是北市國歷年來,乃至今年的南管演出,其實看不到北市國團員對南管音樂的尊重,因為慣例是看譜演奏,本次音樂會只有指、譜的演奏,沒有散曲演唱,均不符合南管音樂起、落、煞的習慣,南管音樂若不經過背譜唱到「著腹
,就不算是學會,兩場歲末的南管音樂會相形之下,立見真章。

(五)老樂人辭世
著名南管樂人張再興以輯錄成冊,印刷出版南樂曲集而受到兩岸三地絃友的重視,於今年3月25日凌晨辭世,享年86歲,並於4月10日下午2時舉行告別式,由閩南樂府為他舉辦樂祭。張再興先生大約在民國85年以後就少在閩南樂府活動,當時主要活動是在以和鳴南樂社與民生東路的基金會—廈門同鄉會為主,原意是以和鳴南樂社協助樂祭事宜,但閩南樂府則以張老師為閩南樂府的老館員,理當由閩南樂府出面,為了不傷館與館之間的和氣,和鳴南樂社乃退出主祭,由此也可看出南管人對館閣認同的思考概念。另一位鹿港雅正齋的莊忍先生亦於今年4月21日辭世,享年75歲,雅正齋從此缺少了一位重量級的琵琶手,這是今年令人傷感的事。


(六)出版
華聲南樂團去年適逢華聲南樂社成立25週年為紀念兩位創團先生-吳昆仁與江月雲女,出版了「孤詣絕唱」紀念CD,收錄了兩位先生的舊有之唱唸共兩張一盒。在今年獲得金曲獎傳統音樂類入圍獎,這是南管音樂界的殊榮。
今年華聲南樂社又陸續錄製了三張CD:指套收錄「虧伊歷山」、「舉起金杯」二套,宗教音樂收錄「弟子壇前」、「南海觀音讚」(落普庵咒)二套,吳米芳專輯收錄華聲社傳承曲目共六首:冬天寒、荼薇架、懇明台、看滿江、賞春天、嫺隨官人等。
吳米芳為華聲南樂團副團長,今年適逢70大壽,華聲社希望藉此出版,除了為她祝壽,也藉此鼓勵學員門努力學習,未來每個學員只要表現達到水準,將會一一錄下聲音做紀錄。

(七)套曲《大倍齊雲陣》的復原演出
2010年6月15日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系碩士班南管組同學的一場畢業奏會--《大倍齊雲陣》,這是一場很不一樣的音樂會,琵琶手徐智城與簫腳魏伯年為本年度的畢業生,絃手黃俊利為碩一研究生,三人獨撐全場不換手,四位曲腳輪流演唱全套的《大倍齊雲陣》曲目,並由華聲南樂社三位團員協助三絃演出,全場以三個小時,樂不斷聲的方式演出,這是一場體力、耐力與記憶力的考驗。由於演出時間太長,超乎一般音樂會時間規範,也考量一般絃友或民眾對這種不熟悉的曲目,可能無法持久聽,所以,此次音樂會以民間傳統搭台方式於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廳與戲劇廳的中庭演出。

南管音樂手抄本中存在一種「套曲」,根據呂錘寬《泉州絃管指譜叢編》,稱其為「散套」,共有九套,有別於目前常用之「指套」,其唱奏形式亦與目前整絃活動習慣——起指、落曲、煞譜稍有不同,各套有不同的唱奏方式,但各套散曲的演唱皆是由四至五人輪流演唱,屬樂不斷聲的演唱方式。手抄本中此類曲目皆稱「套曲」,其演唱形式在目前活傳統中至少應有近百年未見,所幸《泉州絃管指譜叢編》載有完整的唱奏形式,但是,這種套曲的演唱需要有多人的配合,一般館閣在人力配置上就會出現問題,傳統音樂系碩士班畢業生以傳承古譜為當仁不讓之事,故有恢復《大倍齊雲陣》的演出,以音樂會版完整的呈現,全套以指套《一紙相思》起指,接著以四個曲腳輪流方式演唱13見散曲,最後以正管《四不應》煞譜,畢業生徐智城並以此演奏會詮釋報告探討《大倍齊雲陣》中【大倍】門下的曲牌【不孝男】、【水晶絃】、【孝順歌】,之間的關係。魏伯年則以《大倍齊雲陣》中「簫
在三小時音樂會中的演奏技巧做探討。

參、現況評述

今年南管界的國際交流活動是屬較頻繁,除了泉州主辦的國際整絃大會,還有菲律賓長和郎君社國際整絃大會,台灣南北各有多團參與此二次國際交流活動,單獨的邀請,如由彰化文化局局長率團的,有鹿港聚英社赴雷州半島閩南文化交流演出。合和藝苑赴廈門演出,而廈門南樂團至台北縣林家花園交流演出,泉廈地區的民間館閣交流來台演出,澳門南音社至南台灣訪問交流,這三事件都是比較片面,只與單獨的館閣有片面接觸,至於大部分館閣絃友幾乎沒有獲得訊息。

傳統音樂系碩士班畢業生演出《大倍齊雲陣
連續兩年,受到南音入選為「人類口頭與無形遺產代表作」之影響,兩岸三地交流活動甚是頻繁,去年新加坡於舉辦國際南音大會,今年泉州、菲律賓的國際南音整絃大會,泉州是由大陸官方泉州文化局舉辦的大型活動,菲律賓則是一如往常為館閣自發性的活動,演出與各項相關活動的搭配形式,當然有相當不一樣的作法。再看看台灣,自民國79年台北市傳統藝術季,舉辦的「東南亞地區南樂首度匯演,至今已有二十多年未舉辦國際大型的整絃活動,也許,官方應協助亦或是由南管界的耆老們發起,來辦一場保持傳統型態的國際整絃大會?目前我們看到的兩岸三地的演出方式,除了台灣,幾乎呈一面倒現象,都是大陸是的表演方式,當大陸的民間館閣絃友來訪,還很訝異於台灣為什麼都坐著唱?他們都認為坐唱與立唱都是傳統?我們如何向世界宣告台灣保持了南管音樂的優良傳統?大家認同嗎?台灣南管人應該好好想想。

本年度在國內的重要大事,則以南管音樂藝師張鴻明與南管戲藝師吳素霞,獲得國家級「人間國寶之登錄,這一項活動也使得許多民間老樂人躍躍欲試,希望能被提名,獲此尊榮。但是,在各項「人間國寶的傳藝上,也出現了一些問題,慎選藝生的問題,浮出檯面,傳藝工作的訂定如何界定?怎樣的人適合作為國寶的傳藝人選?官方與學界都應審慎思考。

南管圈不管外界有多大變化,每週例行的拍館唱奏一定照常進行,每年台南南聲社、合和藝苑、彰化戲曲館的整絃大會,就是各地絃友見面寒暄的時刻,也是南管界每年例行的大事,從每次的見面,得以瞭解各個館閣發展的點點滴滴。

目前,南管老樂人逐漸凋零,許多館閣的學習,仰賴既有的有聲資料,而正式出版的影音資料,除了蔡小月的散曲專輯外,台灣本地的錄音少之又少,最近,蔡小月的散曲專輯幾已成絕版,許多人想買都買不到,所以,華聲南樂社也積極的將吳昆仁夫婦傳承的曲目,逐年錄音出版,特別是去年的紀念專輯獲得「金曲獎入圍
的肯定,今年一口氣出了3張CD,相信對各館閣會有一些刺激,或許會帶動絃友參與錄音的風潮也說不定。

1.「交加陣」受到大陸的影響,臺灣現也改稱「高甲陣」,「交加戲」也稱「高甲戲」,「高甲」之名是大陸文革之後所產生的稱謂,就音、義言,均不符其本意。

2. 但有時紅花還須綠葉襯,在南管合樂的美學中,是不容許有單一突出的聲響,所以,五個人的音樂藝術水準都要能搭配才能體現南管音樂的美。

3. 有點可惜,其實最耐聽的是第一節七撩大曲沒有唱,二、三、四節就容易多了,不過聽眾不會在意。

4. 這場音樂會有卓聖翔以及他的學生張鴻基先生,而張鴻基先生又是吞霄虎嶼山文化協會藝術總監、陳麗華女士的樂理老師,也同時参與演奏,故名「三代情」。

5. 這個獎項名稱建議政府單位改為傳統音樂獎,畢竟音樂與戲曲是不同的。

6. 鄭鉞堅先生為內門鄉公所秘書退休,家中數代都是文人,清末時也出過舉人。

7. 陳學禮曾獲教育部民俗藝術傳統雜技薪傳獎2007年過世,陳學禮自幼習樂,彈琴弄舞,十二歲就拜師學藝,曾投入日據麻豆「十八媱」迎暗藝的頂、下街拚陣行列。婚後,致力於傳藝授徒,創立數個民俗藝陣團,保存、薪傳民俗曲藝;不論是桃花過渡、天子文生、牛犁歌、車鼓弄、太平歌、南管等相關道具與樂器,樣樣難不倒。2004年前其妻林秋雲過世。

8. 苗栗縣後龍水尾里,一個賴漁業維生的濱海聚落,水尾里的年輕人大量外移以致於人口老化,且雖鄰近水尾海水浴場,卻絲毫不見任何現代商業氣息的入侵。水尾的「發展落後」反而使此處的傳統住宅得以保存,漫步於寧靜巷弄間,就有機會能聽到難得的南管八音演奏聲,悠揚的樂聲來自當地的「水尾南管招聲團」,是閩南聚落水尾里傳承逾百年的的珍貴文化資產。

9. 陳景濤說他們的音樂是從漢朝流傳至今的八音已有千年的歷史,卻因為敵不過世代的變遷,現今已經沒有年輕一輩願意學習這古老的樂器。陳團長表示,其祖父是向一位福建剃頭師傅拜師學藝,而招聲團所採用的樂器種類就是受該師傅所指示,不可隨意以別種樂器代替。他認為傳統社會裡不論是迎神賽會或是婚喪喜慶,八音演奏絕不能少,迎神時有八音才能驅除鬼魂使其無法作亂,婚慶時的八音則在新娘八字不佳時發揮沖煞的功能,令一切平安順遂,然而現代婚禮中早已聽不見喜氣又吉祥的八音演奏,而被西化的儀式所取代。